中國華文教育網
中秋月(杜甫)
2011年09月26日 11:13

(唐)杜甫

暮雲收盡溢清寒,

銀漢無聲轉玉盤。

此生此夜不長好,

明月明年何處看。

  註釋:

  銀漢:即銀河。

  玉盤:指月亮。

  譯文:

  夜幕降臨,雲氣收盡,天地間充滿了寒氣,銀河流瀉無聲,皎潔的月兒轉到了天空,就像玉盤那樣潔白晶瑩。我這一生中每逢中秋之夜,月光多為風雲所掩,很少碰到像今天這樣的美景,真是難得啊!可明年的中秋,我又會到何處觀賞月亮呢?

  賞析:

  這首小詞 ,題為“中秋月 ”,自然是寫“人好月圓”的喜悅;調寄《陽關曲 》,則又涉及別情。記述的是作者與其胞弟蘇轍久別重逢,共賞中秋月的賞心樂事,同時也抒發了聚後不久又得分手的哀傷與感慨。

  這首詞從月色的美好寫到“人月圓”的愉快,又從今年此夜推想明年中秋 ,歸結到別情。形象集中,境界高遠 ,語言清麗,意味深長。《陽關曲》原以王維《送元二使安西》詩為歌詞,蘇軾此詞與王維詩平仄四聲,大體結合,是詞家依譜填詞之作。

  首句言月到中秋分外明之意,但並不直接從月光下筆,而從“暮雲”説起,用筆富於波折。明月先被雲遮,一旦“暮雲收盡 ”,轉覺清光更多。句中並無“月光 ”、“如水”等字面,而“溢”字,“清寒”二字 ,都深得月光如水的神趣,全是積水空明的感覺。 月明星稀,銀河也顯得非常淡遠 。“銀漢無聲”並不只是簡單的寫實,它似乎説銀河本來應該有聲的,但由於遙遠,也就“無聲”了,天宇空闊的感覺便由此傳出。今宵明月顯得格外團 ,恰如一面“白玉盤”似的。語本李白《古朗月行》:“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 。”此用“玉盤”的比喻寫出月兒冰清玉潔的美感,而“轉”字不但賦予它神奇的動感,而且暗示它的圓。兩句並沒有寫賞月的人,但全是賞心悅目之意,而人自在

  明月團圓,更值兄弟團聚,難怪詞人要讚嘆“此生此夜 ”之“好”了。從這層意思説,“此生此夜不長好 ”大有佳會難得,當盡情遊樂,不負今宵之意。

  不過,恰如明月是暫滿還虧一樣,人生也是會難別易的。兄弟分離在即,又不能不令詞人慨嘆“此生此夜”之短。從這層意思説 ,“此生此夜不長好”又直接引出末句的別情。説“明月明年何處看”,當然含有“未必明年此會同 ”的意思,是抒“ 離憂”。同時,“何處看”不僅就對方發問,也是對自己發問,實寓行蹤萍寄之感。末二句意思銜接,對仗天成。“此生此夜”與“明月明年”作對,字面工整,假借巧妙。“明月”之“明”與“明年”之“明”義異而字同,借來與二“此”字對仗,實是妙手偶得。疊字唱答,再加上“不長好”、“何處看”一否定一疑問作唱答,便産生出悠悠不盡的情韻。

  作者簡介:

  蘇軾(1037~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世稱“蘇東坡”。北宋眉山人。嘉祐二年(西元1057年)進士,

  中秋月任福昌縣主簿、大理評事、簽書鳳翔府節度判官,召直史館。神宗元豐二年(西元1079年)知湖州時,以訕謗係御史臺獄,三年貶黃州團練使,築室于東坡,自號東坡居士。後量移諸州。哲宗元祐元年(西元1086年)還朝,為中書舍人,翰林學士。知制誥。九年,又被劾奏譏斥先朝,遠貶惠州、儋州,元符三年(西元1100年),始被召北歸,卒于常州。

  蘇軾是著名的文學家,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他學識淵博,多才多藝,在書法、繪畫、詩詞、散文各方面都有很高造詣。他與父親蘇洵,弟弟蘇轍合稱三蘇。他的書法與蔡襄、黃庭堅、米芾合稱“宋四家”;善畫竹木怪石,其畫論,書論也有卓見。是北宋繼歐陽修之後的文壇領袖,散文與歐陽修齊名;詩歌與黃庭堅齊名;他的詞氣勢磅薄,風格豪放,一改詞的婉約,與南宋辛棄疾並稱“蘇辛”,共為豪放派詞人。著有《東坡全集》一百十五卷,今存。

【來源:中國華文教育網】

最新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