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華教資訊 | 華文教材 | 網上課堂 | 資源中心 | 中華文化 | 青少年活動 | 華教社區 | 圖片 | 視頻
 
  您的位置:首頁 / 中華文化 / 傳統文化 / 中國文學 / 古典詩詞精品賞讀 / 李清照
醉花陰
 
2008年03月17日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題 解】

    這首詞是李清照的前期作品,在有的版本中題為《重陽》,或題作《九日》。李清照婚後不久,便與丈夫兩地分居。時屆重九,思念之情尤其強烈,便寫了這首詞寄給趙明誠。


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 詞意圖 劉旦宅 繪

    句 解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

    “薄霧濃雲”,是説天空中霧氣濛濛、濃雲蔽日。這既是寫實,又是主人公情緒的寫照。她的愁思如雲似霧,仿佛自心間瀰漫到了空中。在這壓抑沉鬱的氣氛中,她覺得日子是那樣的難熬。“永晝”,指白天漫長。時間對於不同的心境,分別具有相對的意義。一般來説,人們在歡樂中總覺得時間流逝太快,在愁苦中則覺得緩慢難挨。主人公呆坐在屋子裏,看著香爐裏燃燒的瑞腦,似乎借此消磨時光,驅遣愁懷。然而,瑞腦一點一點地消融了,自己的愁思卻不絕如縷。“瑞腦”,即龍腦,今名冰片,是一種香料。“金獸”,指鑄成獸形的銅香爐。

    這裡,詞人十分巧妙地勾勒出沉悶憂鬱的環境,襯托出主人公惆悵苦悶、無可奈何的心情。上句是寫客觀環境引起人的愁思,下句則寫人在愁思中對客觀景物的感受。物態人情,兩相映襯,使愁越發顯得“剪不斷,理還亂”。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這樣的離愁別恨,看來已有些時日了,至少應該一年多了吧。“又”字,表明獨過佳節已非一回。“每逢佳節倍思親”,晚上,她簡直無法入睡。一個人頭靠玉枕,躺在紗廚——避蚊的紗帳中,到半夜時感覺有些涼了。“涼”字很有意味,不僅僅是指氣候的涼,更是説主人公內心的孤寂淒涼。這是“永晝”之愁的延續,在夜深人靜時變得更深更濃。

    以上寥寥數句,把主人公心事重重的愁態描摹出來。她走出室外,天氣不好;在室內又悶得慌;白天不好過,黑夜更難挨;坐不住,睡不寧,真是難以將息。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東籬”,是菊圃的代稱,語出陶淵明《飲酒》詩:“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登高、佩茱萸、飲菊酒,是重陽節的習俗。黃昏時分,主人公舉杯向菊,似乎頗有閒情逸致,其實心中無限辛酸。離愁是最不好排遣的情緒,黃昏是最難將息的時刻。“把酒黃昏後”,無非是想借酒排遣離愁,聊以驅除由來已久的孤獨。

    《古詩十九首·庭中有奇樹》曰:“攀條折其榮,將以遺所思。馨香盈懷袖,路遠莫致之。”講的是折花贈遠以表達懷人之思。重陽是菊花節,當主人公對菊獨酌時,菊花的幽香不時飄來,染滿衣袖。只可惜菊花再美再香,也無法送給遠方的親人。“有暗香盈袖”,即隱含著佳節思親的情緒。

    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重陽佳節、良辰美景、賞菊飲酒,在外人看來,是頗有些情趣的,主人公的心情應該不錯。然而,個中滋味,惟親歷者自知,故説“莫道不銷魂”,即不要説我不憂愁痛苦。你看,秋風捲起簾子時,我人比菊花還消瘦!“簾卷西風”,是“西風卷簾”的倒文,指悽清寂寥的深秋景象。“黃花”,即菊花。菊花淡泊清華,是高潔雅士的象徵,用以喻人,其人亦自不凡。深秋到了,冷風寒意日甚一日,看菊花在風中搖曳無助的樣子,真不免讓人憐惜。而人竟比黃花還要瘦,其蕭索落寞、愁苦不堪之情可以想見。詞人手法含蓄,不直接説破自己的情,而情卻愈深。

    評 解

    這首詞通過重陽獨處、黃昏把酒、對菊黯然等場景,抒寫佳節懷人的情思。就題材而言,並無新的開掘,但情感真摯,意象生動,風格含蓄委婉,人謂之“無一字不秀雅”,“令人再三吟咀而有餘味”。

    據《瑯嬛記》記載,李清照寫好這首詞後,把它寄給丈夫趙明誠,趙看了讚嘆不已,也想寫出幾篇與之媲美,於是謝絕賓客,將自己關在書房裏,三天后,共寫了五十首。他將李清照的那首混入其中,請朋友陸德夫品評。陸看了又看,最後説“只三句絕佳”,那便是“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這則故事可能是好事者所編,不必當真,不過它説明這首詞確實獨具魅力,非大家不能作。

附件:
 
【來源: 五洲傳播中心】
 相關報道:



網站簡介  聯繫我們  版權及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8007911號
中國華文教育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不良和違法資訊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