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華教資訊 | 華文教材 | 網上課堂 | 資源中心 | 中華文化 | 青少年活動 | 華教社區 | 圖片 | 視頻
 
  您的位置:首頁 / 中華文化 / 傳統文化 / 中國文學 / 古典詩詞精品賞讀 / 李商隱
錦瑟
 
2008年03月17日
 

錦瑟無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

    【題 解】

    《錦瑟》是李商隱極負盛名的一首詩,也是最難索解的一首詩。詩家素有『一篇《錦瑟》解人難』的慨嘆。有人說是寫給令狐楚家一個叫『錦瑟』的侍女的愛情詩;有人說是睹物思人,寫給故去的妻子王氏的悼亡詩;也有人認為中間四句詩可與瑟的適、怨、清、和四種聲情相合,從而推斷為描寫音樂的詠物詩;此外還有影射政治、自敘詩歌創作等許多種說法。千百年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大體而言,以『悼亡』和『自傷』說者為多。


錦瑟 詩意圖 範曾 繪

    詩取篇首二字為題,實際上等于是一首無題詩。關于這首詩的意蘊,我們不妨認為是詩人由聽奏瑟而引發的對年華的思憶和對身世的感傷。

    句 解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錦瑟』,指裝飾精美、繪有錦繡般美麗花紋的瑟。詩人以『錦』形容,可能和詩家慣用『瑤琴』來指琴一樣,是取其字面的華麗。『無端』,也就是沒來由,無緣無故。『五十弦』,《史記·封禪書》有『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的記載。後世的瑟以二十五弦為普遍。在李商隱的詩中,『五十弦』是寫瑟常用的泛語,如『因令五十絲,中道分宮徵』、『雨打湘靈五十弦』等等。『五十』是用古制,或暗含多之意。瑟本來就有那麼多弦,但詩人卻要埋怨它:錦瑟啊,你平白無故為何有這麼多弦!這是詩人的『癡語』,看起來不講道理,表達的是一種未曾明言的情緒。每弦每節,都令人懷思美好的年華。

    瑟的尾部,每一根弦都有一個柱狀的物體支撐,可以移動用來調整弦音的高低,稱為『柱』。『一弦一柱』,意即一音一節,指每一聲瑟音。幾十根弦的瑟,彈奏起來必定聲音繁複,而這樣的旋律總是容易令聽者動情。詩人不由感嘆道:每弦每節,都令人懷思美好的年華。也許正因為這瑟音讓詩人思緒萬千,不能自持,所以他才會去埋怨它的弦太多了吧。從這里我們看出,詩人是借瑟弦之多寫自己的情之多。不管是逝去的美好年華,還是一生悲歡離合、失意蹉跎,詩人的感慨實在太多太深,音樂不過是誘因而已。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這兩句是說詩人心像莊子,為蝴蝶曉夢而迷惘;又像望帝化杜鵑,寄托春心哀怨。

    此聯前句用了《莊子·齊物論》中的典故。莊子曾夢見自己變成蝴蝶,逍遙自在地飛舞,醒來後自問道,不知是我莊周做夢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做夢變成了莊周?『曉夢』,清晨的夢,表示夢境短暫。後一句的典故出自《蜀記》,說蜀國國王杜宇不幸國亡身死,死後靈魂化作杜鵑,因為懷念故國,每到暮春時節就苦苦哀鳴,以至口中啼血。『望帝』,即杜宇。『春心』,是指因春色而引起的傷感之情。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聯前一句把幾個典故揉合在一起:古代認為海里的蚌珠隨月亮盈虧而有圓缺變化,故將『月明』和『珠』聯系起來;又傳說珍珠是由海里鮫人(神話中的人魚)的眼淚變成的,于是將『珠』和『淚』又聯系起來;另有『滄海遺珠』的成語比喻埋沒人才。

    後一句的用典有不同的說法。一說『藍田』是指藍田山,又叫玉山,在今陝西藍田縣,是著名的玉產地。古人認為寶玉埋藏之地有一種一般目力所不能見的『氣』。此山為暖日照耀,蘊藏其中的玉氣冉冉上騰,但美玉的精氣遠察如在,近觀卻無。這代表了一種美好的理想之景,然而它是不能把握和無法接近的。另一種說法認為出自魏晉小說《錄異傳》,講的是一個非常淒美的愛情故事。吳王夫差的小女兒名叫玉,與一個名叫韓重的青年相戀,但是吳王發怒不許,小玉鬱鬱而死。有一天,忽然有人看見小玉在鏡前梳妝,夫差上前去抱她,小玉卻像煙一樣消失了。

    此聯和上聯共用了四個典故,向我們呈現了不同的意境和情緒。莊生夢蝶,是人生的恍惚和迷惘;望帝春心,包含苦苦追尋的執著;滄海鮫淚,具有一種闊大的寂寥;藍田日暖,傳達了溫暖而朦朧的歡樂。詩人從典故中提取的意象是那樣的神奇、空靈,他的心靈向我們緩緩開啟,華年的美好,生命的感觸等皆融于其中,卻只可意會不可言說。

    這也是《錦瑟》詩中最難解的四句。詩人把四個看起來並不相關的典故用一種奇特的方式組合起來,筆觸輕靈,以虛馭實,沒有把用典的深意洩露出一絲一毫。中唐詩人戴叔倫說:『詩家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形容詩歌意境的優美而又不可捉摸。這首詩也正是如此。正因為不可捉摸,所以歷來企圖用具體的事實坐實詩人用典寓意的努力最終都沒有成功。不論是『悼亡說』、『音樂說』還是其他說法,也不管論述得如何充分,和詩歌自身給我們的感受比起來,總是令人有言不盡意的感覺。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這兩句與起首的兩句呼應並結束全詩,意思是說這些情事在發生的當時就已經叫人不勝悵惘,哪能等到今天再來作回憶呢。親歷時就覺得人生如夢,追憶時更覺夢如人生,這雙重的虛幻感,無比深切地傳達了詩人的悵惘和感傷之情。只能像望帝托身杜鵑那樣,化作無盡的哀鳴。『可』,豈。

    評 解

    這首詩所呈現的,是一些似有而實無,雖實無而又分明可見的一個個意象:莊生夢蝶、杜鵑啼血、良玉生煙、滄海珠淚。這些意象所構成的不是一個有完整畫面的境界,而是錯綜糾結于其間的悵惘、感傷、寂寞、向往、失望的情思,是彌漫著這些情思的心象。詩的境界超越時空限制,真與幻、古與今、心靈與外物之間也不再有界限存在。究竟寫什麼?只首尾兩聯隱約暗示是追憶華年所感,而傳達所感的內容則是通過五個在邏輯上並無必然聯系的象喻和用以貫串這五個象喻的迷惘感傷情緒。喻體本身不同程度地帶有朦朧的性質,而本體又未出現,詩就自然構成多層次的朦朧境界,難以確解。

    李商隱詩的朦朧,與親切可感的情思意象常常統一在一起。讀者盡管難以明了《錦瑟》詩的思想內容,但那可供神游的詩境,卻很容易在腦子里浮現。所以《錦瑟》雖號稱難懂,卻又廣為傳誦。梁啟超在《飲冰室文集·中國韻文里頭所表現的情感》一文中談及義山的《錦瑟》、《碧城》、《聖女祠》等詩時,說:『他講的什麼事,我理會不著。拆開一句一句的叫我解釋,我連文義也解不出來。但我覺得他美,讀起來令我精神上得一種新鮮的愉快。須知美是多方面的,美是含有神秘性的。』

附件:
 
【來源: 五洲傳播中心】
 相關報道:



最新主題
最新群組
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版權及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8007911號
中國華文教育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制或建立鏡像
[不良和違法資訊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