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華教資訊 | 華文教材 | 網上課堂 | 資源中心 | 中華文化 | 青少年活動 | 華教社區 | 圖片 | 視頻
 
  您的位置:首頁 / 中華文化 / 傳統文化 / 中國文學 / 古典詩詞精品賞讀 / 王維
酬張少府
 
2008年03月14日
 

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
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
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
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

    【題 解】

    這首詩是詩人晚年居輞川時所作。題目冠以『酬』字,應是張少府先有詩相贈,王維再寫此詩為酬。張少府,不詳何人。少府,縣尉的別稱。


酬張少府 詩意圖 馬泉 繪

    句 解

    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

    詩人一上來就說,自己老了,只喜歡清靜,對所有的事情都漠不關心了。

    讀到這兒,不由讓人心生疑惑:『少年識事淺,強學幹名利』的王維,壯志躊躇、誓言『濟人然後拂衣去,肯作徒爾一男兒』的王維,懷著滿腔熱血寫過《隴西行》、《老將行》等詩篇的王維,何以會發出『萬事不關心』的消極唱嘆呢?由熱衷進取到黯然思退,這種轉變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

    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

    詩人自己的回答是,他自念沒有什麼治國安邦的良策,只好回到曾經居住過的山林。

    事實果真如詩人所言嗎?和自比『大鵬』的同時代詩人李白相比,王維要低調得多,他極少去張揚自己的政治才能。即便在寫給張九齡以求汲引的詩中,也僅僅評價自己『任智誠則短,守仁固其優』,說自己才智並不足,卻能堅守仁義之道,這樣的自我評價可謂相當謙虛中肯。盡管如此,王維對自己的政治才能仍有著足夠的自信。所謂『自顧無長策』,真實的含義在于,不是『我』沒有治國安邦之策,而是『我』的『長策』不能為世所用。

    開元末年,有『賢相』之譽的張九齡被李林甫取代後,朝廷政治局面日趨黑暗。盡管在李林甫當政期間,王維並未受到多少直接的排擠、迫害,官職反而還有所升遷,但他內心的矛盾卻日益深重。在嚴酷的現實面前,他既不願意同流合污,又深感自己無能為力。此時的大唐,早已不是王維此前曾盛情謳歌過的那個『聖代無隱者,英靈盡來歸』的時代。出路何在?詩人最終選擇了這樣一條路:退居山林。

    陶淵明曾有詩雲:『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陶淵明將渾濁的官場比作塵世的大網,用舊林指代大自然,他認為只有在自然的山水田園中,才能保持心性的自由、平和。王維所要歸返的『舊林』,也正是此意。然而,一個『空』字,又透露了詩人平靜的外表下,隱隱作痛的心靈。一切都成空:曾經的追求夢想,曾經的豪情壯志。如今的自己,空空如也。

    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

    退居山林的詩人,過著自由自在、悠然自得的生活:迎著松林吹來的清風,解開衣帶敞開胸懷;在山間明月的照映下,獨自一人彈琴抒懷。

    此時,在詩人眼中,大自然的一景一物,都是那麼的親近可愛:松風有意,吹人解帶;山月多情,照人彈琴。在大自然中,有松風、山月相伴,詩人沒有絲毫的寂寞孤獨,沉心于自得和閒適中。是啊,比起終日碌碌的官場生涯,這種解帶自適、彈琴自娛的生活是多麼令人舒心愜意!

    松林、清風、明月、素琴,都含有高潔之意。詩人追求隱逸生活的閒情逸趣,也許是逃避現實、自我麻醉,但不管怎樣,總比同流合污、隨波逐流好。

    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

    『窮』,失意,不得志。『通』,仕途通達。

    詩人對向他討教的張少府說:您要問有關窮通的道理,我只有唱著漁歌乘著小舟,去向那河流深處。

    得意與失意,入世與出世,是一篇大文章,也是古代士人最為關心的命題。孔子曾說『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又說『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後代士人大多都遵循這一條路。而王維卻對這一問題避而不答,只雲『漁歌入浦深』。

    『漁歌』,暗用《楚辭·漁父》的典故——屈原被流放,行至江畔,有漁父對他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水清,喻世昭明;水濁,喻世昏暗。漁父所唱的,也正是孔子所言的出處行藏之道。王維借用『漁歌』的典故,似乎在說:環境通明就出來做一番事業,環境險惡就放棄名利,歸隱山林,豁達者無可無不可,又何必以窮通為懷呢?但聯系上文,他似乎又在說:世事如此,還問什麼窮通之理,不如像我一樣歸隱山林吧。

    『漁歌入浦深』,指的正是輞川那一片『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舊唐書·王維傳》)的悠閒自適的小天地。詩的結尾,淡淡勾出一幅畫面,含意深婉,余味無窮。

    評 解

    這首詩境界清幽,筆墨素淡,呈現出一種閒澹冷寂、悠然自得的情趣,表現了詩人晚年遠離現實、恬淡好靜、萬事不問、隨緣而安的生活態度,也流露出對黑暗政治的不滿和內心的矛盾苦悶。

    宋人張戒在《歲寒堂詩話》中說:『韋蘇州詩,韻高而氣清。王右丞詩,格老而味長。雖皆五言之宗匠,然互有得失,不無優劣。以標韻觀之,右丞遠不逮蘇州。至于詞不迫切,而味甚長,雖蘇州亦所不及也。』且不論張戒評王維、韋莊的優劣是否准確,以『詞不迫切,而味甚長』八字來評這首《酬張少府》,實在再准確不過了。

    明人李沂對這首詩評價甚高,曰『意思閒暢,筆端高妙,此是右丞第一等詩,不當于一字一句求之。』

附件:
 
【來源: 五洲傳播中心】
 相關報道:



最新主題
最新群組
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版權及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8007911號
中國華文教育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制或建立鏡像
[不良和違法資訊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