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華教資訊 | 師資培訓 | 華文教材 | 網上課堂 | 中華文化 | 尋根之旅 | 教學園地 | 資源中心 | 基金會 | 華教社區 | 網站地圖
 
  您的位置:首頁 / 中華文化 / 傳統文化 / 中國文學 / 古典詩詞精品賞讀 / 杜甫
麗人行
 
2008年03月12日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
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
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
頭上何所有?翠微葉垂鬢唇。
背後何所見?珠壓腰穩稱身。
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
紫駝之峰出翠釜,水晶之盤行素鱗。
犀箸厭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
黃門飛鞚不動塵,禦廚絡繹送八珍。
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
後來鞍馬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
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
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麗人行詩意圖 程十發繪

    【題 解】

    《麗人行》是一首“舊瓶裝新酒”的七言樂府詩,詩題在漢代劉向《別錄》中已有記載。但因其內容是直接針對當時的宰相楊國忠兄妹,不用古樂府借古喻今的慣例,所以中唐的元稹稱其為“新樂府”。今天看來,可以視為杜甫新題樂府中的例外。這首詩大約作于天寶十二載(753)。此前一年,楊國忠官拜右丞相兼文部尚書,勢傾朝野。

    《麗人行》是杜甫的名篇,描寫的是一個春暖花開的時節,楊國忠兄妹在長安城南曲江遊宴時的情景,諷刺了他們驕奢淫逸的醜行,也從側面曲折地反映了唐玄宗的昏庸和時政的腐敗。

    句 解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

    三月三日這一天,天氣晴新;在長安城的曲江池畔,麗人聚集如雲。開頭先點出時間,是三月三日上巳節。古時的上巳節,原定於三月上旬的一個巳日,所以叫上巳。曹魏以後,這個節日才固定在三月三日。早先,人們到水邊去遊玩采蘭,以驅除邪氣,祓除不祥。後來逐漸演變成郊遊踏青、水邊宴飲,反而重在賞玩景物和飲酒作詩,其祭神沐浴的原意則慢慢消失了。“水邊”,指曲江池邊,在唐都城長安東南角,景色秀麗,是遊覽勝地。唐朝時,這一天多有仕女賞遊於此。唐人劉篤《上巳日》詩有雲:“上巳曲江濱,喧于市朝路。相尋不見者,此地皆相遇。”

    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

    麗人們姿態濃艷,神情高遠,模樣端莊,天真自然,並且一個個肌膚紋理細膩,骨肉標致勻稱。齊梁以來的歌行體善以富麗的詞採賦寫女子容飾,詩人借鑒這一傳統手法,用工筆畫一般細膩的筆法、富麗的色調,渲染麗人們嫻雅的體態,優美的姿色,顯示出與眾不同的高貴身份,一看就是皇親、貴族。明末王嗣《杜臆》評價説:“本是諷刺,而詩中直敘富麗,若深不容口,妙妙。”

    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

    詩人在描寫麗人容貌之後,接著言其服飾之華麗:繡花綾羅的衣裳,輝映著那暮春的風光,上面有金線繡的孔雀,銀線刺的麒麟。“蹙金”,一種刺繡方法,用金線繡花而皺縮其線紋,使其緊密而勻貼。也可指這種刺繡工藝品。

    頭上何所有?翠微葉垂鬢唇

    頭上戴著什麼呢?翠青色的彩葉一直下垂到雙鬢。“翠微”,本來形容山光水色的青翠縹緲,這裡是指天然的翠青色。“葉”,即彩葉,古代婦女發髻上的花飾。“鬢唇”,即鬢邊、鬢腳。

    背後何所見?珠壓腰穩稱身

    繼描繪頭飾之後,又推出背部特寫。背後見到什麼?是綴滿珍珠的裙腰,看哪,多麼穩稱合身。“珠壓”,謂珍珠綴于腰帶,壓住使其下垂,不讓風吹動,既合體,又沉穩,所以下面説“穩稱身”。“腰”,裙帶,這裡作腰帶解。

    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

    詩人在前面描寫的是一般麗人,其容貌服飾之華美已不待言。不過,她們都是陪襯,現在,主角要出場了。你看,江邊有幾座輕柔飄灑如雲霧的帳幕,裏面是楊貴妃的姐姐們,就是那被皇上封為“虢國”、“秦國”的國夫人。“雲幕”,這裡代指皇帝的處所。“椒房”,本指漢代皇后居室,以椒和泥涂壁,取其溫暖,兼辟除惡氣,使有香氣,後世因稱皇后為椒房。虢國夫人和秦國夫每人平均為楊貴妃的姊妹,所以説“椒房親”。楊貴妃,本是唐玄宗之子李瑁的妻子,後被玄宗看中。《舊唐書·楊貴妃傳》載,貴妃大姐封韓國夫人,三姐封虢國夫人,八姐封秦國夫人,出入宮掖,並承恩澤。唐玄宗特令每月各給十萬錢,專作脂粉之費,平日賞賜更是不計其數。她們出門遊玩時,各家成一隊,穿一色衣服,仿佛雲錦粲霞;車馬仆從,堵塞道路。中唐畫家張萱曾畫過《虢國夫人遊春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當時的情景。楊貴妃的叔叔和兄弟也都通過裙帶關係,被加官進爵,其中楊國忠更是以椒房之親而官至丞相。

    紫駝之峰出翠釜,水晶之盤行素鱗

    她們在雲帳裏面擺設酒宴,用色澤鮮艷的銅釜盛著香噴噴的紫駝峰肉,用水晶圓盤盛著肥美的清蒸鮮魚。“峰”,一作“珍”。“素鱗”,白色的魚。這裡的“翠”,並非翠色或翡翠的意思,因為當時的釜一般都是用黃銅製作,即使其耳或柄可用玉作裝飾,但以“翠釜”來指玉飾的釜,也是不大妥貼的。故“翠釜”實際就是指色澤金黃鮮艷的銅釜,這與稱華美的樓閣為“翠樓”用法相同。而在修辭上,以“翠”與“紫”相互映襯,更能襯托出楊氏姐妹食饌的珍美、生活的豪華與奢侈。

    犀箸厭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

    手捏犀牛角做的筷子,卻遲遲不夾菜,因為這些早就吃膩了。只可憐那些手拿彎刀精切細作的廚師們,他們可是白白地忙活了一場。“犀箸”,犀牛角做的筷子,言食具之貴重。“厭飫”,飽食生膩。“鸞刀”,刀環裝有鸞鈴的刀,古代一般在祭祀時割牲用。“縷切”,切成細絲,言食物之精美。“紛綸”,忙碌之意;前加一個“空”字,有勞民傷財之意。

    黃門飛鞚不動塵,禦廚絡繹送八珍

    太監們飛馬回宮報信,卻不揚起灰塵,不一會兒,就有天子的禦廚絡繹不絕地送來海味和山珍。從這樣的排場中,可見她們受到皇帝何等的寵幸。“黃門”,指太監。因東漢有黃門令、中黃門諸官,皆為宦官充任,故稱。“飛”,疾馳的馬; ,原指馬籠頭,這裡借指馬。“八珍”,最早出現在《周禮·天官冢宰第一》中。文中説,周天子進膳時,“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飲用六清,羞用百有二十品,珍用八物,醬用百有二十甕”。“珍用八物”,就是説珍貴的肴饌要取用八種東西,於是就有了“八珍”之説。後來,“八珍”就成了珍貴食物的代名詞。

    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

    宴席上簫鼓奏出清音,纏綿宛轉的樂曲感動鬼神。賓客隨從眾多而雜亂,滿座都是當朝的達官貴人們。這兩句暗指貴人受寵,趨炎附勢者眾多。“簫鼓”,一作簫管。“雜遝”,眾多雜亂貌。“要津”,原指重要的津渡,亦比喻要害之地,這裡指顯要的職位、地位。

    後來鞍馬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

    最後騎著馬,姍姍來遲的,是楊丞相。他大模大樣,旁若無人,來到軒門才下馬,步入錦毯鋪地的帳篷,去會國夫人。“後來鞍馬”,指楊國忠,卻故意不在這裡明説。楊國忠於天寶十一載(752)十一月,拜右丞相兼文部尚書,外憑右相之尊,內恃貴妃之寵,擅權專斷,頤指氣使,阻塞言路,使朝政昏暗。“逡巡”,原意為欲進不進,這裡是顧盼自得的意思。

    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

    曲江岸邊,楊花如雪飄落,覆蓋在白蘋上。傳情的青鳥飛過,叼走了國夫人的紅手巾。這兩句借曲江池邊景,巧用北魏胡太后私通楊白花的故事和青鳥傳書的典故,含蓄而又尖銳地揭露了楊氏兄妹淫亂無恥的醜行。

    “白蘋”,指水中浮草。北魏胡太后曾威逼楊白花與己私通,楊白花懼禍,降梁,改名楊華。胡太后思念他,作《楊白花歌》,有“楊花飄蕩落南家”,及“秋去春來雙燕子,願銜楊花入窠裏”之句。《世説》裏説:“楊花入水,化為浮萍”之説,意思是楊花、白蘋實為一體。楊國忠與虢國夫人本為兄妹關係,就像那楊花、白蘋一樣,但據宋代樂史《楊太真外傳》,二人有淫亂醜行。這一句既是喻諷,又暗合諸楊之姓。

    “青鳥”,最早出自《山海經》,是神話中的鳥名,西王母的使者。相傳西王母將見漢武帝時,先有青鳥飛集殿前。後被用作男女之間的信使,這裡喻指為楊氏傳遞消息的人。“紅巾”,婦女所用的紅手帕,這裡是説使者在暗遞消息。

    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丞相權勢正天下絕倫,炙手可熱好怕人。遊人啊,請小心,那座帳篷千萬別去靠近,惹怒了丞相,可別怨他怪罪!“丞相”,指楊國忠,直到這時,才在詩中點明。而詩至此高潮,即戛然而止。清代黃生《杜詩説》雲:“先時丞相未至,觀者猶得近前。及其既至,則呵禁赫然,遠近皆為辟易(即遠遠躲開)。此段具文見意,隱然可想。”詩句表面似乎含蓄,實則非常尖銳;表面似乎幽默,實則非常辛辣。炙手可熱,原意是手一接近就感受很熱,使人接近不得,引申比喻權勢氣焰囂張。“絕倫”,無人能比。

    評 解

    這首詩本刺楊家兄妹,開頭反從一般麗人寫起,描繪其體貌服飾的華美,既是陪襯,又十分含蓄。繼而筆鋒一轉,點出虢國夫人與秦國夫人,盛言排場的盛大、宴遊的豪奢及趨炎附勢者之眾,見出楊氏兄妹的驕寵之態。最後寫楊國忠威勢煊赫、意氣驕恣,並暗示其淫亂行為。結尾兩句,才算把主題點出,但依然不著議論,而是讓讀者自去體會。全詩語極鋪排,富麗華美中蘊含清剛之氣。雖然字面上不見譏刺痕跡,但在惟妙惟肖的描摹中,其隱含犀利的譏諷,已然入木三分。正如清人浦起龍《讀杜心解》所評:“無一刺譏語,描摹處語語刺譏;無一慨嘆聲,點逗處聲聲慨嘆”。

附件:
 
【來源: 五洲傳播中心】
 相關報道:


最新主題
最新群組

網站地圖 網站簡介  聯繫我們  版權及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8007911號
中國華文教育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不良和違法資訊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