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華教資訊 | 師資培訓 | 華文教材 | 網上課堂 | 中華文化 | 尋根之旅 | 教學園地 | 資源中心 | 基金會 | 華教社區 | 網站地圖
 
  您的位置:首頁 / 中華文化 / 傳統文化 / 中國文學 / 古典詩詞精品賞讀 / 李白
行路難
 
2008年03月13日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閒來垂釣碧溪上,忽複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

    【題 解】

    《行路難》共三首,這里選其一。大約作于天寶三載(743)從長安賜金放還之時。

    《行路難》是古樂府雜曲歌辭名,內容多寫世路艱難及離別悲傷之意。本詩以『行路難』比喻世道險阻,抒寫了詩人在政治道路上遭遇艱難時產生的不可抑制的激憤情緒,但他並未因此而放棄自己的政治理想,仍盼著總有一天會施展抱負。表現了詩人對人生前途樂觀豪邁的氣概,充滿了積極進取的精神。


行路難 詩意圖 汪國新 繪

    句 解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面對豐盛的美酒佳肴,『嗜酒見天真』的李白,本該開懷暢飲,但他卻食不下咽。他說:金杯里斟滿美酒,一斗就要十千,玉盤中盛著珍貴菜肴,價值萬錢。但我推開杯子,丟下筷子,不願喝,也不想吃。可見心情是多麼苦悶抑鬱。

    詩人沒有借酒澆愁,而是焦躁不安,有一種行動的渴望。他拔出寶劍,放眼四望,似乎在尋找什麼,又像要隨時擊出寶劍。他好像在尋找出路,要斬斷那些阻礙。但出路在哪里?他試過,找過,卻無路可行。現在,他要去向何方,寶劍要指向哪里,詩人心緒迷亂,茫茫然不知所措。

    三國詩人曹植在《名都篇》中描寫洛陽飲宴時說:『歸來宴平樂,美酒斗十千。』李白在寫這首詩的時候,大概想到了他。曹植被稱為才高八斗,盡管身懷利器,抱負不凡,卻受到政治上的打擊,鬱鬱不得志。接著,李白又想到了南朝詩人鮑照,並化用了他的詩句。鮑照也是現實生活中的被壓抑者,他在《擬行路難》之六寫道:『對案不能食,拔劍擊柱長嘆息,丈夫生世會幾時,安能蹀躞垂羽翼?』顯然,這引起李白的強烈共鳴。

    本詩起句極言宴席的華美,緊接著說對此了無心緒,是欲抑先揚的寫法。羞,同『饈』。『直』,同『值』。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閒來垂釣碧溪上,忽複乘舟夢日邊

    詩人遭受了挫折,遇到了迷茫。他想渡過黃河,堅冰卻堵塞了河流;准備登上太行山,卻又積雪滿山。詩人茫然四顧,不見坦途,不見春光,惟見大河高山,冰天雪地。這是詩人托物寓意,以山川的險阻說明世路的艱難。鮑照在《舞鶴賦》中說:『冰塞長河,雪滿群山』,李白這兩句也是從他那里化出。

    詩人感到寸步難行,有了暫時退隱的打算。他要閒居下來,垂釣在碧溪上,與山水相親,忽然又夢到自己乘船經過太陽邊。

    詩人借用了呂尚(姜子牙)垂釣渭水的典故。商朝末年,紂王暴虐無道,姜子牙隱釣于磻溪,後來遇到求賢若渴的周文王,被立為軍師。最終,他輔周伐紂,成了興周八百年的功臣。白居易在《渭上偶釣》詩中說他是『釣人不釣魚,七十得文王』。李白所說的『垂釣碧溪』,也同呂尚一樣,並不是甘心隱居,而是時運不濟時暫且退隱江湖。因此,他又借用伊尹的典故,說明自己的期望。傳說伊尹將受命于商湯時,曾夢見自己乘船經過日月之旁。于是,詩人也做起了這樣的夢。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

    呂尚、伊尹的人生際遇,固然增加了詩人對未來的信心,但畢竟是夢想,當他的思想回到眼前時,又不免焦慮起來:行路難啊,行路難!前路崎嶇,歧途甚多,我要走的那條現在哪里?詩人在七言中用了節奏短促、跳躍的短句,完全是急切不安狀態下的內心獨白。『岐』,通『歧』。

    李白畢竟是積極入世的。瞻望前程,他堅信目前的困境終將擺脫,總有一天,他要乘長風破萬里浪,揚起雲帆渡過滄海,到達理想的彼岸。詩末,作者又唱起高昂的調子。他似乎擺脫了歧路徬徨的苦悶,引吭高歌,以不可遏止的熱情和執著不渝的追求精神,在人生的道路上奮力前行。

    『雲帆』,指航行在大海里的船只。因天水相連,船帆好像出沒在雲霧之中。『長風破浪』,用南朝宗愨故事。宗愨少時,叔父宗炳問他的志向,他回答:『願乘長風破萬里浪。』

    這最後一句也有不同的理解。明人朱諫《李詩選注》卷二雲:『世路難行如此,惟當乘長風挂雲帆以濟滄海,將悠然遠去,永與世違。』也就是說,詩人一旦建功立業,便當功成身退,乘舟浮海。

    評 解

    元人楊載在《詩法家數》中評論李白的七言古詩說:『如江海之波,一波未平,一波複起;又如兵家之陣,方以為正,又複為奇,方以為奇,忽複是正。出入變化,不可紀極。』《行路難》的感情發展,就體現了這種波瀾層生、變幻無窮的特點,它圍繞著理想和現實的衝突展開,通過瞬息變化的場景,生動地反映了詩人激蕩起伏、複雜變化的內心世界:失望與希望交織,迷茫中有著期待,痛苦中掩藏著熱情,悲吟和嘆息中有著美妙的幻想與豪邁的高歌。

附件:
 
【來源: 五洲傳播中心】
 相關報道:


最新主題
最新群組

網站地圖 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版權及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8007911號
中國華文教育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制或建立鏡像
[不良和違法資訊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