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華教資訊 | 師資培訓 | 華文教材 | 網上課堂 | 中華文化 | 尋根之旅 | 教學園地 | 資源中心 | 基金會 | 華教社區 | 網站地圖
 
  您的位置:首頁 / 中華文化 / 傳統文化 / 中國文學 / 古典詩詞精品賞讀 / 李白
蜀道難
 
2008年03月13日
 

噫籲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
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
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岩巒。
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
問君西游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
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
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絕壁。
飛湍瀑流爭喧豗, 崖轉石萬壑雷。
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
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


蜀道難 詩意圖 苗重安 繪

    【題 解】

    《蜀道難》是李白在長安時所寫。題目屬古樂府舊題,現存的還有梁陳時代的幾首,都寫蜀道之難,但內容單薄。李白此詩在意旨及寫法上有所創新,為千古名篇。

    這首詩的寓意,歷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幾種:

    (一)斥嚴武說。稱劍南節度使嚴武欲害房琯、杜甫,這首詩為擔心房、杜安危而作。(二)刺章仇兼瓊說。稱此詩為諷刺章仇兼瓊而作,警誡朝廷防範他有反叛之心。章仇兼瓊曾任劍南節度使,是個善于媚上取寵的小人。(三)諷喻說。認為文中的『君』是指唐玄宗,唐玄宗在安史之亂時逃難到蜀地,李白寫此詩是勸諫唐玄宗不要久留蜀地,而應心懷國家安危,回到長安。(四)詠蜀說。此說出自明胡震亨《李詩通》,認為此詩自為『詠蜀耳,言其險,更著其戒』。清顧炎武在《日知錄》中亦持此說:『李白《蜀道難》之作,當在開元、天寶間。時人共言錦城之樂,而不知畏途之險,異地之虞,即事名篇,別無寓意。』(五)仕途說。認為此詩表面寫蜀道的艱險,實則寫仕途坎坷,反映了詩人在長期的漫游中屢遭躓礙的生活經歷和懷才不遇的憤懣。

    以上解讀中,前兩說皆不足信,較多為人採用的是詠蜀說及仕途說。

    句 解

    噫籲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詩篇開頭即起勢突兀,用強烈的感嘆、誇張的語調、超人的想象,點出『蜀道難』這一主題。他說,哎呀呀,山多麼高,多麼險啊!蜀道的難行,比登上青天還難!蠶叢和魚鳧這兩位古蜀王,他們建國的年代是多麼久遠不明。從那時到現在已有四萬八千年,蜀國還不曾和秦地的人們溝通來往。

    『噫籲』,驚嘆聲,宋庠《筆記》說:蜀人見物驚異,輒曰『噫籲』。『蠶叢』和『魚鳧』,是傳說中的古蜀國的兩個國王。『四萬八千歲』,是誇張的說法,極言時間的漫長。『秦塞』,指秦地,即今陝西省中部地區,為古代秦國的發源地,古稱秦為『四塞之國』。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

    為什麼說蜀道的難行比上天還難呢?你看,長安西面有太白山擋住了入蜀之路,山是那樣的高,只有鳥兒飛行的路徑,沿此可以橫越峨眉山的頂峰。

    秦蜀之間群山連綿起伏,峭拔險峻,構成兩地交通的一大屏障。由秦入蜀,太白峰首當其衝,它位于長安以西,是關中一帶的最高峰。《名山志》雲:『關中諸山莫高于此。其山巔高寒,不生草木,常有積雪不消,盛夏視之猶爛然,故乙太白名。』詩人則誇張地說只有鳥兒才能飛得過。峨眉山也是有名的高山,『四川有個峨眉山,離天只有三尺三。』詩人選取這兩座山為代表,意在表明自秦入蜀,都是高峰難行。

    詩人還借用《華陽國志·蜀志》中的一則神話故事,說:山崩了,地裂了,壯士們死去,然後才有天梯一樣的山路與棧道,將秦蜀兩地溝通連結。相傳秦惠王想征服蜀國,知道蜀王好色,答應送給他五個美女。蜀王派五位壯士去迎接。回到梓潼(今四川劍閣)時,看見一條大蛇進入穴中,一位壯士抓住了蛇尾,其余四人也來相助,用力拉拽。不多時,山崩地裂,壯士和美女全被壓死,而山分為五嶺,入蜀之路遂通。這便是『五丁開山』的故事。雖為神話,卻是現實的反映。戰國時秦惠王滅蜀,修棧道,置蜀郡,從此蜀地開始與秦交通。那些棧道是在懸崖絕壁上鑿石架木、鋪設路面而成,有的寬僅盈尺,下臨深淵,行走其上,心驚膽顫。由此可見,古蜀道的開闢是十分艱難的,不異于地崩山摧,不知有多少人為此獻出生命,正如神話故事所描繪的那樣,具有神奇悲壯的色彩。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蜀道的高危難行,究竟何以見得?你看,上面有太陽神的六龍車也要回車繞道的高峰,下面有波濤滾滾、為大山所阻而回旋轉折的急流。黃鶴善于高飛吧,尚且不能越過;輕疾敏捷的猿猴想要通過,也發愁不能攀援。

    詩人不但把誇張和神話融為一體,寫山勢的高危,而且襯以水險,再借黃鶴與猿猱來反襯。由此可知,人要行走是何等之難。『六龍』,傳說太陽神的車子是由羲和駕著六條龍,每天在空中行駛。『回』,迂回、繞道。『高標』,指山中最高而為一方標志者,極言蜀山之高,成為羲和回車的標志。

    以上用虛寫手法層層映襯,接著詩人就具體描寫山路的難行。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岩巒。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那青泥嶺的山路是何等曲折盤旋,每走一百步就要繞著峰岩九次轉彎。山高入雲,走在上面,用手就可摸到星星。仰起頭來,似乎呼吸都被壓抑屏住。唉,山勢是那樣峻危,行走是那樣艱險,直叫人心驚膽顫,只好手撫胸口,坐下來連聲長嘆。

    行人提心吊膽,神情惶悚,困危之狀如在眼前,蜀道之難,真如登天。『青泥』,山嶺名,位于今甘肅、陝西兩省界上,為入蜀要道,其嶺懸崖萬仞,上多雲雨,行人常常碰上泥淖,故得名。『參』和『井』,為星宿名,分別是蜀、秦的分野。所謂分野,是指古時根據天上星宿位置,劃分地面相應的區域。

    問君西游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至此,蜀道的難行似乎寫到了極處,但詩人筆鋒一轉,又是一番情狀:我且問你,你到西邊遠游,什麼時候回還?那可怕的路途、險峻的山岩,實在不可登攀。一路上,只見悲傷的鳥兒在古樹間啼喚,雌的跟著雄的飛繞在叢林間。又聽到杜鵑鳥在月夜哀啼,一聲聲『不如歸去』,真是愁繞空山啊!

    詩人借古木荒涼、鳥聲悲淒的自然環境,渲染旅愁和蜀道孤寂蒼涼的氣氛,說明蜀道的難行,不僅是對人生理的挑戰,更給人帶來心理的不安。『子規』,即杜鵑鳥,蜀地常見,春暮即鳴,常常通宵達旦。傳說為蜀王杜宇的魂魄所化,其聲淒切,諧為『不如歸去』。

    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絕壁。飛湍瀑流爭喧豗, 崖轉石萬壑雷。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

    沿著蜀道前行,景色不斷變換,但不變的依然是艱險。唉,蜀道真難啊,難于上青天,人一聽到這,美好的容顏就憔悴了。你看那群峰連綿,離天不到一尺,枯松倒挂,依靠在懸崖絕壁上。飛瀉的急流瀑布爭相咆哮喧騰,衝擊山崖,翻轉石塊,好似千萬條山谷中巨雷轟鳴。蜀道是這樣的艱險,可嘆你這遠方之人,為什麼要來這地方!

    這好像一組電影鏡頭。先是遠景大畫面:山巒起伏、連峰接天;接著平緩拉近,仰視上推:枯松倒挂絕壁;爾後轉為特寫:飛流、瀑布、懸崖,水石激蕩,再配以山谷轟鳴的音響,真是驚險萬狀,目不暇接。這組句子氣勢磅礡,節奏很快,極盡誇張之能事。

    『喧豗』,喧鬧聲。『砯』,撞擊聲,這里是撞擊的意思。

    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

    在蜀道上一路跋涉,不僅有天險,還要防備歹人與毒蛇猛獸的攻擊。到得劍門關前,只見山勢高大雄峻,一人把守,萬人不能闖開。假如守關的人不是親信,就會像豺狼一樣起了野心,成為叛逆禍患。在這里,早上要防備猛虎的襲擊,晚上要警惕毒蛇的暗算。它們磨尖牙齒,吸食人血,殺的人就像亂麻一樣多。

    詩人在對劍閣險要形勢的描寫中,融匯了前人的詩句,晉人張載的《劍閣銘》中寫道:『一夫荷戟,萬夫趑趄,形勝之地,匪親勿居。』『劍閣』,又名劍門關,今四川省劍閣縣以北,在大劍山和小劍山之間有一條三十里長的棧道,群峰如劍,連山聳立,削壁中斷如門,形成天然要塞。因其易守難攻,古為兵家爭奪之地,在此割據稱王者不乏其人。有人說,猛虎、長蛇比喻割據、禍害一方的人,也有人說是寫實。『匪』,通『非』。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

    錦城雖說是塊樂土,還是不如早早回家。蜀道難啊,難于上青天!我轉身向西眺望,禁不住連聲長嘆!

    這是全詩的結束語。主旨句第三次出現,有深沉的慨嘆意。『長咨嗟』三字,若有余音,發人深思。『錦城』,即錦官城,成都的別稱。成都以產錦著名,古代曾設錦官于此,專理其事,故稱之。

    評 解

    雖然本詩難確指一人一事,但全詩極言蜀道之難之險,同時激蕩著一種奇偉之氣,有卓犖不群、橫空傑出的氣勢。基調與李白出蜀時所寫詩篇不同,極近于開元末、天寶初被迫離開長安後的一些作品。

    讀《蜀道難》,既感受到大自然動人心魄的奇險與壯偉,又給人以回腸蕩氣之感。如此多的畫面此隱彼現,其境界之闊大,自不待言。無論寫山之高,水之急,河山之改觀,林木之荒寂,連峰絕壁之險,皆有逼人之勢,其氣象之宏偉,確非他人可及。再從總體來看,其變化極速,愈變愈奇,又往往出人意料,使人目不暇接。正如清代詩評家沈德潛所盛稱:『筆勢縱橫,如虯飛蠖動,起雷霆于指顧之間。』

    杜甫稱贊李白的詩『驚風雨』、『泣鬼神』,《蜀道難》正如此。明代詩人高啟稱此詩為『商聲激烈』。『商聲』,傷心之聲也,然而卻又『激烈』;不是淒淒切切,而是呼號奮發、自由奔放的悲歌。《唐摭言》卷七記載:『李太白始自西蜀至京,名未甚振,因以所業贄謁賀知章。知章覽《蜀道難》一篇,揚眉謂之曰:「公非人世之人,可不是太白星精耶?」』

    《蜀道難》採用的句式長長短短,參差錯落,基本上使用五七言詩歌的句法,但中間又用了大量散文化詩句,一切都像是信手拈來,使人讀著如覺龍騰虎躍于高崖深壑之間。詩的用韻,也突破了梁陳時代舊作一韻到底的程式。後面描寫蜀中險要環境,一連三換韻腳,極盡變化之能事。故殷璠所編《河岳英靈集》稱此詩『奇之又奇,自騷人以還,鮮有此體調』。捉摸殷璠的意思,是說李白情感充沛,想象力和語言都特別有震撼力。

附件:
 
【來源: 五洲傳播中心】
 相關報道:


最新主題
最新群組

網站地圖 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版權及免責聲明
Copyright ©2007-2008 www.hwj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8007911號
中國華文教育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制或建立鏡像
[不良和違法資訊舉報]